搜索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热点 > 民生热点 >

南京9名大学生涉诈骗案:有偿批量注册公司,已被刑拘

发表于 2020-07-19 10:36 | 查看:



(原标题:南京大学生诈骗案调查:有偿批量注册公司,已被刑拘)

2020年6月18日,南京多所高校的9名学生,被河南原阳警方带走,并于3天后被刑事拘留。一名家长提供的《拘留通知书》显示,拘留原因是涉嫌诈骗罪。

新京报记者了解到,这些学生通过熟人介绍或者在兼职群内得知,可以通过注册公司来获取数百元至千余元的报酬。但公司注册成功后,“经办人”会将营业执照和公章全部拿走。

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行政审批局提供的一份内部材料显示,2018年9月至2019年8月,一名叫卞学进的经办人,申请办理了大批量新设立企业登记业务,股东多为南京地区专科学校“00后”学生以及一些社会闲散人员,共48人涉嫌恶意注册公司284家。

据央视新闻及现代快报报道,这些注册的公司被人利用从事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,涉及金额巨大。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卞学进负债累累,曾陷多起债务纠纷,目前已经被警方控制。7月17日,原阳县负责办理该案的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,该案目前正在侦查阶段,不便透露具体案情。

南京9名大学生涉诈骗案:有偿批量注册公司,已被刑拘

7月6日早上,在南京市江北新区政务服务中心大厅内,等待办理业务的市民。 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

南京一大学生因涉嫌诈骗罪被河南警方带走

6月18日上午10时许,南京市民陈睿(化名)还没去上班,就接到了19岁女儿珊珊(化名)就读的南京某专科院校辅导员的电话。辅导员对她说,早上9点,珊珊被警察带走了,“老师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让我赶快去看看出了什么事。”

陈睿赶紧和女儿联系。最初,珊珊的电话可以接通,她告诉陈睿,自己在一辆河南牌照的警车上。按照女儿发送的手机定位,陈睿赶到了南京市浦口区某地,看到了一辆河南牌照警车和几名警察。

一名警察告诉陈睿,珊珊涉嫌“触犯法律”,需要做笔录询问情况,现在已经在去往河南的路上。

听到“触犯法律”,陈睿一下子蒙了。她提出想去给女儿送件衣服,一名警察告诉了她河南新乡市原阳县刑警大队的地址,说衣服可以送到那里去。

陈睿和丈夫马上驱车赶往原阳。6月20日早上7时许,陈睿看到,一辆警车停到了原阳刑警大队门口,有9人被带下警车,珊珊也在其列。

6月21日,陈睿收到了一份原阳县公安局开具的《拘留通知书》,上面显示,珊珊因涉嫌诈骗罪,已于2020年6月21日被刑事拘留,现羁押在新乡市看守所。从那天起,陈睿没能再见到女儿。

直到7月1日,陈睿聘请的律师才在新乡市看守所见到了珊珊。据陈睿说,珊珊告诉律师,去年暑假,初中同学张雨(化名)来找她“帮忙”注册成立公司,还有钱拿。张雨当时跟她说,此前他也找过其他一些初中同学,大家都帮了忙,也拿了钱,于是珊珊也同意了。

天眼查信息显示,2019年7月30日,珊珊在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行政审批局登记注册了6家网络科技公司,经营范围为网络技术开发、技术转让、技术咨询及技术服务等。珊珊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,张雨任监事。

珊珊告诉律师,当时有一名男子带领自己和张雨注册,自己并不认识那名男子,也不知道注册公司的用途是什么,只是签字、拍照。注册完成后,珊珊没有接触到营业执照与公章,也不清楚营业执照与公章被谁拿走。

珊珊被抓后,陈睿多次向原阳警方了解案情进展,对方均未告知。7月4日,原阳县公安局宣传科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,该案目前不方便透露进展,会在适当时机公布。

南京9名大学生涉诈骗案:有偿批量注册公司,已被刑拘

7月4日,南京市江北新区政务服务中心,珊珊等学生在这里注册的公司。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

注册公司近300家,多名学生涉案

6月21日,陈睿赶到原阳当天,和珊珊一起被带来原阳的另外8人的家属也赶了过来。在交谈中,陈睿得知,另外8人也都是南京几所高校的在校生。并且,这几名大学生中也有部分和珊珊一样,是在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行政审批局登记注册的公司。

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行政审批局(下称行政审批局)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《关于卞学进等人恶意大量注册公司情况的告知函》(下称情况告知函)。这份落款为2019年8月16日的情况告知函显示,从2018年9月份至今,一名叫卞学进的经办人,申请办理了大批量新设立企业登记业务,股东多为南京地区专科学校“00后”学生以及一些社会闲散人员。

行政审批局已接待过3位学生家长的来访,反映的情况基本一致:孩子是在某兼职群里得知“靠办公司就能赚钱”的消息,每配合办理一家,就能从“介绍人”那里拿到300-500元不等的好处费,但办理成功后“介绍人”会把营业执照和公章全部带走,具体用途不明。

陈睿说,珊珊并不知道当时带她去注册公司的那名男子是否为卞学进,对于珊珊从这次注册公司行为中是否有获利情况,珊珊对律师如何交代,陈睿并未透露。

行政审批局提供的涉嫌恶意注册的人员和企业名单显示,2018年9月至2019年8月,有48个人注册公司284家。

上述情况告知函显示,这些企业具备一些共同特征,如企业名称字号无规律,选词随意、草率、没有意义,如“鑫奥鹏”“嘻琥婧”等,可以判断其目的仅为了快速通过名称查重环节;行业特性相对集中,业务种类多为贸易、网络科技、文化传播、广告、电子商务等,经营范围内容高度雷同;股东人数一般为两人,互为董监事,以两人为一组,名下重复设立多达6-10家企业。

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到,涉案人员中有部分是南京交通技师学院的学生。7月5日,新京报记者按照行政审批局提供的涉嫌恶意注册公司的人员名单,在南京交通技师学院宿舍楼内寻找,发现有5人为汽修专业2016级学生,其中杨某、刘某、万某三人为舍友;金某、何某为舍友。两个宿舍均位于宿舍楼3楼,相隔不远。

南京9名大学生涉诈骗案:有偿批量注册公司,已被刑拘

7月5日,南京交通技师学院。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

天眼查信息显示,2019年6月14日至18日,刘某与金某作为股东,一起注册了5家公司。2019年7月29日,刘某与万某作为股东,注册了5家公司。2019年5月28日至6月6日,金某与何某作为股东,注册了8家公司。2019年6月14日至6月18日,金某与杨某作为股东,注册了5家公司。刘某与万某注册的公司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道路运输行业,其余公司均集中在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。

7月5日,新京报记者在周边宿舍内采访了几位暑期未离校的学生,一位2016级汽修专业的学生告诉新京报记者,上述5人与自己同专业同级,但并不同班,他与他们并不相识,对注册公司一事不知情。

不过,该名学生回忆,自己的班主任在今年7月初曾在班级QQ群里询问过,本班学生是否有参与或了解过“注册公司有钱拿”的情况,“我们班的同学全部回复‘没有’。”

一名金某、何某的舍友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己平时与他们极少往来,金某与何某也从没有向自己说过注册公司一事。

【详细】
随机为您推荐
热门内容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网友投稿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Tag标签
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 二维码pk10 版权所有  

回顶部